当前位置: 首页> 汽车

我不能说自己是一匹狼,但中国汽车确实是一只羊,需要有一个角色激活

经济观察报:看了你这次要打造的“正道”牌汽车的资料,里面提到毛主席诗词 “人间正道是沧桑”,印象很深。

仰融:有人问我,你干吗用“正道”这个新牌子,你应该去跟中华谈合作。我说,不是我想跟谁合作就能合作的,所以新创了“正道”。

另外,现在是21世纪,汽车必须要环保节能,这是大前提。我认为走环保节能之路,才是正道。

经济观察报:你为新公司都做了哪些准备了?

仰融:汽车工业实质上要有五大方面的考虑。第一是战略思想,要一步一层楼,必须把“正道”的定位摆正确,坚持节能、环保的前提。

第二是技术领先,与奔驰、宝马、奥迪和雷克萨斯比较,我们研发的车从功率、扭矩、油耗到二氧化碳排放,都是在它们之上的。

第三点是人才,第四个是资金,第五个就是政府的支持,各国政府的支持。

经济观察报:你给华晨定位是高端的自主品牌,这次你定位的是豪华品牌?

仰融:应该讲是我们的目标。我瞄准的是奔驰、宝马、奥迪和雷克萨斯四大家族,但价格必须是民众能够消费得起的。我是在美国考虑的全球技术指标,而不是国内的民营企业标准。中国汽车如果一直站在那个高度上就永远不可能成功,要站在世界顶尖工艺的高度上开发出我们特定的、引领世界潮流的技术。

目前,我们所掌握的技术要超过奔驰、宝马、奥迪、凌志,特别在排放节能上,应该能够达到2020年的标准。

经济观察报:2020年的标准?

仰融:美国总统奥巴马要求,在2016年时每加仑要跑35.5英里。我们的车到2012年投产的时候,就能达到47-50英里,高于美国总统的要求20%-30%。

经济观察报:如此先进的技术,主要来源于哪儿呢?

仰融:今年5月15日,我们通过一年多的艰苦谈判,在美国正式签署了联合开发协议。包括共轨直喷、两级增压、稀薄燃烧技术、中度混合动力技术等等,到目前为止,我们获知的技术信息是没有一个汽车厂比得上我们。

我们今天搞汽车,技术必须站在世界领先的地位,绝对不能做模仿。没有超前意识,怎么引领潮流。

经济观察报:与哪儿联合开发呢?

仰融:我在美国的公司跟欧洲联合开发。

经济观察报:美国的公司是你掌控的公司?

仰融:对。我这个汽车的规划,要在美国、中国和东盟三个地区同时展开汽车投资。

经济观察报:规模大概有多大?

仰融:动力总成方面,我目前的规划是在中国生产300万台发动机、300万台变速箱。其中,在中国自用100万台套,还有200万台套提供给其他公司。

如果一个汽车公司不能把动力总成研发出来,或者批量少,几十万台都是不成批量的,它的投资实际上是不经济的。因此,我考虑有两个方式,一是把动力总成卖给中国其他公司;二是我可能输出向其他汽车公司提供OEM和SKD。

经济观察报:整车OEM吗?

仰融:对,整车的OEM,让中国汽车工业加速技术的更新换代,降低成本,完全跟国际接轨。当然,我们目前的技术指标,不是跟国际接轨,而是有望领跑汽车潮流。

经济观察报:7年前的那段经历对你来说可谓印记很深,你为什么还会选择回中国发展,还会选择汽车业?

仰融:我是中国人。这决定了我这么做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其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中国。或许我是受了点委屈,但跟老一辈比,我又算得了什么呢。老一辈蹲牛棚、挨批斗,受尽人生折磨,我还没有啊。我算是幸运的了。

还有就是我出来六七年时间了,中国汽车工业的总量有所增加,但技术提升了吗?产品出口到欧美了吗?

这两点触动了我。WTO后中国汽车工业是在跟国际接轨,但仍然落后于欧美。现在国内的汽车公司还在开发12缸、6.0升的发动机,这符合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吗?这是科学发展观吗?简直是在对抗环保,对抗节能。

经济观察报:所以你给公司起名叫“正道”。

仰融:我不敢说我是唯一的,我不敢说自己是这个行业的一匹狼,但是中国汽车工业确实是一只羊,需要有一个角色来激活它。中国人是很聪明的,需要有一个很好的药引子把中国汽车工业和自主品牌激活,让它跟国际汽车工业接轨。

经济观察报:这样超先进的技术的具体来源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?

仰融:这个技术是由欧洲的若干个公司联合搞成的,但是这个技术整合的理念是由我们提出的,而不是任何一家欧洲公司提出的。